• 小云的五个男人

    时间:2020-04-11 22:33:51

    我叫小云,是一个已婚的中年妇女,老公是个夜班保全,儿女也都已经长大到外地工作了。

    家里就剩我们夫妻俩而已,因为老公上大夜班,白天都呼呼大睡,晚上只剩我一个人独守双人床,生活真的有些乏味,幸好白天我还有一个乐趣就是骑脚踏车享受大自然,不然平淡无味的生活是要怎幺过下去。

    脚踏车骑久了,自然也就认识了几位骑车的车友,不过我好像比较有异性缘,他们都对我很好,大家总是尽情说笑,骑车追逐,时间很快就消逝过去,所以无形中骑脚踏车成了我打发时间的最大乐趣,透过这些车友的介绍,我认识了另一位运动朋友~阿强哥,他的身材也许是因运动的关係看起来相当结实,有时不骑车时我也会跟他相约去运动,他常常穿着一件黑色不是很贴身的小短裤,隐约之中感觉他的老二就快跑出来跟我打招呼了。

    阿强哥似乎对我特别感兴趣,常常传一些让我脸红心跳的清凉或略带色情的图档或影片给我看说是让我深夜在家无聊或睡不着时可以解闷,一开始我很排斥,因为我有老公也不是随便的女人,觉得他对我有性暗示的感觉,后来比较熟了,也就不是那幺在意了,其实说实在的大家都已是成年人了而且都各有家室,这些性爱图档或影片情节不都是我们这些人会跟另一半做的事吗?所以应该也没什幺好大惊小怪,免得让人觉得我们是没见过世面的草包。

    偶尔在夜深人静漫漫长夜中看到这些图档或影片真的会让人想入非非,陷入意乱情迷的境界,几次不自觉中就会移动自己的手往自己最敏感的乳头及阴道中搓揉自慰

    这时脑海中也会幻想阿强哥壮硕的身材跟那呼之欲出的老二,在两者结合为一之下我竟也达到所谓的高潮现象,我这算是出轨了吗?不算是吧!他有老婆而我有老公我们之间怎幺可能会去踰越这道墙有这层关係存在呢?是我自己想太多了,只要我不是肉体出轨,这样只能算是精神出轨,所以应该就不算是给老公戴绿帽或对不起老公吧!我是这幺想着的。

    不过说起我那老公就气,老二不大就比甜不辣粗一点而已,我们偶尔久久才相干一次,但每次做爱老娘都还没达到高潮,他就早早买单射精了,虽然我不是很喜欢什幺做爱前戏,但也不该这幺快就交差了事吧!真的是没什幺挡头⋯⋯

    日前闺蜜好友小芳邀请我参加从未曾参加过的高中同学会,会中见到不少多年未见的同学,当然也包括了昔日的前男友小朱跟曾暧昧过的小庄在内,席间我们并未有太多的互动,只见他们俩不时交头接耳,然后望着我跟小芳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小芳是我高中时期的闺蜜,毕业后我们很久没联络了直到去年才又取得联繫,她曾问我要不要找老公一起去参加什幺联谊活动的,拓展另一种不同的人生享受,如果老公不参加也行,女性可以不必携伴参加因为人妻在活动中,更是受欢迎,在我问过阿强哥后,得知那种活动是从日本流传过来的性爱联谊,说穿了就是在活动中彼此交换性伴侣,阿强哥说他也曾和老婆一起参加过,后来因为老婆身体欠安就没有再参加了。

    哇靠!居然有这种活动啊!虽然我老公没什幺挡头满足我,不过我实在没有办法背着老公跟别的男人做爱做的事啦!要不然眼前我早就跟阿强哥上床了,何必还要靠性幻想来满足自己的性慾呢?

    餐会后已是晚上九点多了,小朱同学提议去他结拜大哥开的卡拉OK店唱歌叙旧,本来不想去的,但心想反正老公去上班不在家,再加上同学的热情邀约,于是我和小芳还有几位同学就跟着去了。

    那是一家开在巷弄间的卡拉OK店,外观不怎幺起眼,但隔音设备似乎不错,因为从外面几乎听不到里面有任何声响,如果没有熟人带路可能很难察觉有这幺一家店开在这里。

    进到店里在微弱的霓虹灯闪烁下,隐约看见大约有五、六张桌子跟一个小舞池,还有那快令人窒息的浓浓烟味,当天店内没有客人,好像故意在等我们的到来似的,在小朱简单的介绍下他的结拜大哥居然也叫「阿强」,真的是菜市场名,我窃笑了一下,在强哥的引领下我们走到最里面两张合併桌子旁的沙发坐了下来。

    同学们开始翻阅歌曲本点歌,没想到年过半百的同学居然还可以像是年轻人一样载歌载舞的嗨翻天。听小芳说其实这次来参加同学会的同学,有许多人感情或工作都不顺遂,郁闷的心情只好在歌声中尽情的吶喊宣洩出来。

    来!来!来喝酒啦!庆祝我们久别重逢,原本就不太会喝酒的我,小朱却一直拱我喝,小芳也是一直找我喝,几杯红酒下肚后我就有些醉了,闭上眼瘫坐在沙发上听着同学们唱歌,在酒热耳酣之后,同行而来的同学也差不多都离开回家了,现场只剩我、小朱、小庄跟小芳四个人。

    我去洗手间出来没多久看到小庄跟小芳在亲热,小芳衬衫上的钮扣已被解开露出内衣,小庄把小芳压倒在沙发上右手伸进她的短裙内,不久红色三角裤已被脱下到小腿肚,只见小芳身体一直不停在抖动着,发出呻吟的声音然后看着我一付很享受的感觉,哇这是公共场所也太开放了吧!看的我有些脸红心跳。

    此时小朱冷不防的跨坐在我背后搂住我的腰说:多年不见,妳的身材依然保持的这幺好,看起来还是那幺漂亮,应该过的很爽喔!

    哪有什幺爽可言?

    我那没挡头的老公根本满足不了我的性慾怎幺会爽,我嘴里嘀咕着⋯⋯

    小朱接着问我说小庄跟小芳他们正在干什幺?我说我怎幺会知道他们在干嘛!你自己不会去问啊!

    此时小朱的手也开始不安分的在我胸前游移着,而我不知是喝茫了,还是看着小庄跟小芳亲热看呆了,竟没有推开小朱的手而任由他在我身上不断的上下其手,在小朱的挑逗之下,坦白说我早已经湿透了,乳头也硬了,小朱拨开我紧夹的大腿顺着大腿内侧往上抚摸,说时迟那时快他的手已伸进我的内裤,然后将手指抠进我最敏感的阴道内
    嗯~啊!

    你在干什幺!

    不要这样啦!

    小朱根本不理会我的话,只顾用他食指和中指合併的手指在我阴道内进进出出抽送着,舌头在我脖子上来回滑动,另一只手在我乳头上搓揉,瞬间我感觉得到自己的淫水就像是溃堤般的ㄧ直涌溢了出来。

    天啊!自从结婚后就不曾让老公以外的男人碰过我的肉体,就连对我有意思垂涎不已的阿强哥也没有这种机会,而我竟会在第一次参加同学会的续摊中失守了我最后的防线,被背后这个前男友给指姦了。

    此时小朱的大哥想必也是个老手似乎知道接下来必有一场大激战即将上演,除了悄悄关上店外的铁门,更在舞池上舖了类似像床垫的东西,这时小朱跟小庄见状立马分别把我们两个女人从沙发区抱上床垫躺着。

    不要
    不行
    不可以这样

    嘴里虽然不停的唸着抗拒的语言,但身体却不停的抖动着,难怪有人说女人的身体是最诚实的语言,一点都不假,我们身上的衣物就在半推半就中被脱个精光,两个一丝不挂的女人就横躺在舞池的床垫上。

    印象中求学时期的小朱与小庄根本是两个个呆头鹅,如今经过岁月的洗礼后俨然已蜕变成性爱的挑逗高手,我跟小芳在他们面前根本只能任其摆布,而我们最诚实的身体也正逐步迈向高潮境界。

    此时小朱的结拜强哥也脱光衣服加入,这个男人除了脸上有些岁月的痕迹外,体型壮硕厚实,胸膛上还有一撮黑白的胸毛,那根老二更是又粗又大,不时在我的面前晃啊晃的,这是在诱惑我吗?

    我身体在小朱卖力的抚摸挑逗下已经发出讯号了,小朱见此机不可失,他掏出了老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插进了我那早已湿透的阴道中,深入浅出的抽插着⋯⋯

    啊!不行这样
    小朱不可以,我是有老公的人了
    你快拔出来
    不可以~
    小朱不可以

    啊~嗯~啊!
    啊~嗯~啊!
    嗯~啊~嗯!
    嗯~啊~嗯!

    小朱靠近我的耳朵说着猥亵的话:

    「小云,妳的阴道好紧实喔!喜欢我这样干妳吗?」

    「妳看妳叫的如此嗨如此淫蕩,我看妳老公应该很久没有干妳了吧!所以现在妳被我干的很爽吧!」

    才没有呢?你不要乱说,我是有老公的人了,你快把老二拔出来啦!求求你

    「是吗?可是妳的身体跟叫声并不是这样说ㄟ」

    啪~啪~啪
    啪~啪~啪

    「这个声音,小云妳听见了吗?这是妳的阴道很湿滑才会出现的声音啊!不要在骗自己了,来说说看我跟妳老公比起来谁比较勇猛呢?」

    不说是吗?好喔!那开始了哦!好好享受一下

    小朱见我不肯回答便开始一阵猛烈的抽插着我的阴道

    啊~嗯~啊!
    啊~嗯~啊!

    「叫吧!继续叫!用力叫!今晚我跟小庄还有强哥一定会好好的招待妳跟小芳,妳们就慢慢享受喔」

    啊!嗯!啊!
    啊!嗯!啊!

    好深⋯⋯好深
    真的好爽⋯⋯
    跟老公做都没这种感觉~好~舒~服

    为了方便强哥靠近我的角度,小朱变换了做爱的姿势让我跪趴着,他继续从后面猛力的抽插着,强哥站在我面前,用他的大老二在我嘴唇不停的顶,问我想不想吃吃看他美味的老二啊!

    天啊!我连我自己老公的老二都没含过或吃过,眼前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居然要我张口吃他的老二,就在我微张嘴唇嗯啊呻吟时,强哥的老二已直接插进我嘴里,虽说没吃过老二的我却似乎也很本能的吸着这根粗大的老二。(大概是影片看多了吧!)强哥的老二塞满了我的嘴巴,口水不断从嘴角流出来。

    现在的我正被一个在后面猛干我下面的嘴另一个在前面猛捅我上面的嘴,曾几何时我怎幺变得如此淫蕩呢?难道这才是真正的我吗?

    此时我根本顾不得也忘了该怎幺对自己还有老公交代,我在今晚做了这些不可见人的骯髒事

    在旁边的小庄採着男下女上的体位干着小芳,只见小芳也是嗯嗯啊啊的叫着⋯⋯

    啊!嗯!啊
    啊!嗯!啊

    成了我跟小芳的共同语言⋯⋯

    没多久就听见小庄喊着说他要射了~但小芳却说讨厌啦!人家都还没高潮,你是要射什幺~不可以~再等等,小庄已经把老二拔出来射精在小芳的脸上了

    靠!不会吧!难不成小庄也跟我老公一样也是不持久的吗?

    而小朱此时也说他要射了,小云我可以射在妳阴道内吗?

    不可以
    不可以射在里面啦

    小朱根本不理会我的拒绝,最后他还是射精在我阴道内⋯

    爽!真爽!

    我终于干到小云了

    小朱吶喊着

    来强哥现在换你上场了,让她也嚐嚐你的功力,小云的阴道很紧实,你的老二插进去,肯定小云会向你求饶,我休息一下待会干小芳⋯⋯小朱一直嚷嚷着

    强哥没让我跟小芳有休息喘气的空间,他的老二真的又粗、又硬,当他插入小芳阴道时,只听见小芳喊着好大好硬喔!让我不禁也想赶快尝试看看他的老二

    没多久小芳就高潮瘫软在床垫上,可见大哥的实力还真是不可小觑,轮到我了,强哥端了一盆温水掰开我的双腿,擦洗我的阴道口,大概是因为小朱刚射精在里面的关係,擦洗完后便开始对我的阴道又舔又抠的,要命啊!那个舌头也太灵活了,虽然小朱刚刚也有舔过我,但是两个人舔的技巧截然不同,感觉上强哥比较厉害,加上他的手指不停的挑逗我的阴蒂让我更是血脉喷张无法自拔,居然也会有高潮的感觉,真不愧是强哥。

    啊!啊!啊!
    啊!啊!啊!

    大哥探索完我的阴道后,起身让我趴在他身上但方向是倒过来的,他说他还要继续舔我的鲍也要让我含他的老二,前戏可真多,不过这些经验都是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只有曾在影片中看过。

    前戏结束了,大哥握住他的老二在我阴道口磨蹭,问我想要他插入吗?如果想插入要我亲口告诉他说

    请用力干我

    真是好贱的问法,他就这样一直在激发我心深处淫蕩的一面,光是磨蹭我就可以感觉到他老二的坚硬,最后我终于受不了他的诱惑屈服了~

    强哥请用力干我吧

    什幺?太小声听不到

    强哥请插入用力的干我吧

    话才刚说完,他的老二已经插进来了,我现在终于知道,小芳刚刚的叫喊是什幺感觉了,又粗又硬塞满我的阴道,讚!这个感觉真的好棒。

    啊!嗯!啊!
    不!要!停!
    深!一!点!
    对!就是这样
    啊!嗯!啊!

    我淫蕩歇斯底里的喊叫着

    小朱在一旁喊着说水喔!小云真是个淫蕩的女人,强哥干的好棒棒

    啪!啪!啪!
    啪!啪!啪!

    我不仅双手紧抓着他的屁股,双脚更是紧夹着他,因为我就要

    高潮了

    我想他应该也感觉得出来我身体所发出的讯息,猛然拔出他的老二,我身体瞬间抖动个不停,高潮了是吗?

    很爽吧!
    再来哦!
    这次换我在上面~

    好深喔
    真的好爽⋯⋯

    他双手不停搓揉我的胸部,我⋯我又高潮了,全身的力气感觉快散了,就这样在他射精前,我至少高潮了五次,最后他也是射精在我体内。真是好强的一个男人把我干的好爽

    连续被两个男人搞过的我,说实在的已经没什幺气力了,连去上个厕所脚都软了,在厕所里我看着镜子里的我,不禁怀疑眼前这个人真的就是我吗?

    我居然跟老公以外的男人有了肉体关係,算了,只要我没有弃家不顾,只要我不说老公就不会知道我偷吃,偶尔吃吃外食应该也不错吧!对,就是这样,只要我喜欢有什幺不可以,我喃喃自语着。

    我刚从厕所出来后小庄立马像饿虎扑食一样,紧紧抱住我又亲又吻的,感觉一点都不温柔,没有什幺前戏,只有迫不及待的想干我而已,没多久就射精了,老娘都还没高潮ㄟ,感觉跟我老公差不多。只有一个字形容那就是他妈的「逊」啦~

    看看时间已是半夜三点多了,小庄跟小芳先离开了,在他们离开后我才知道原来他们俩现在是一对凑在一起的情侣

    我想我也该回家了,这是我第一次在外面玩到深夜,还干了坏事,当我準备起身穿衣服时,小朱跟强哥似乎还不想让我这幺快离开,强哥从后面抱住了我抠着我敏感的阴道,我感觉得到他的老二又硬了,而小朱把他的老二塞到我嘴里,强哥说我们三个再来干一场吧!

    说着说着,我的下体淫水不自觉又满溢出来了,强哥从后抬起我的一只脚,老二就这样滑进阴道里面。

    又是一阵猛烈的抽插着我的下体,我感到无比的快感

    啊!嗯!啊!
    强哥用力一点
    你顶到我的G点了
    好爽喔

    我再一次被强哥干到双脚发抖,淫水不断从阴道口渗出往大腿内侧流了下来

    小朱迫不及待的要求强哥换他干我,强哥一抽出老二,小朱就插了进来,小云~妳的阴道好湿滑哦!好爽哦!

    小云妹妹~
    妳有过肛交经验吗

    我说没有
    那妳想试试看吗

    不要吧!
    听说那很痛

    不会啦!强哥我会好好爱惜妳的

    我们先用情趣道具滚珠条试试塞在肛门的感觉,如果真的不舒服就不要做这样好吗

    看在强哥连番让我高潮的份上我答应他的请求,让他尝试开发我的肛门

    小朱依然卖力的干着我,强哥不知道在我肛门上涂抹了什幺?先是冰冰凉凉的然后又热热的,全身有种发烫的感觉,他说没关係这是润滑剂,他告诉我要开始啰!

    我感觉得到有东西塞进了我的肛门内,但并没有想像中的那幺痛,强哥轻声的说要再进去了哦!会痛要讲知道吗?

    不知道我是天生的淫蕩还是怎样,第一次尝试用情趣用品滚珠条塞肛门的我,竟没有丝毫感觉到痛或是不舒服,反而感到莫名的奇妙快感,在小朱射精拔出老二后,我继续趴着让强哥拿着滚珠条进进出出我的肛门

    啊!嗯~
    啊!嗯~

    强哥说他玩过不少女人,但我却是他看过最淫蕩的女人了,今晚有机会认识我真是他的荣幸⋯⋯

    强哥看我很舒服的样子二话不说在涂抹一次润滑剂后把他的老二直接塞进我的肛门内,这下的感觉又跟滚珠条不相同,有些微痛但是痛的很舒服也很爽,他时而抽插阴道时而抽插肛门,我只感觉全身火热就像万只蚂蚁在身上爬一样,我被强哥干到再也无力维持跪趴姿势趴下去时,只听到强哥喊说要射了,一股热流就这样冲进我的肛门内,真的爽。身体就像抽筋一样,小朱此时又把合併的手指在我阴道猛烈抽插,害我淫水ㄧ直不断流出来,这真的只是一般的润滑剂吗?

    这时天也快亮了,我得赶在老公下班前回到家才行,免得他怀疑我的行为有异

    小朱跟强哥分别加入了我的赖,我们相约下次来个温泉三人行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没让他们送我回家

    回到家我赶快洗澡,在洗澡时又不自觉的自慰起来,天啊!我真是个淫蕩的女人。

    在连续被三个人轮番干过甚至连肛门都沦陷的我,现在仍觉得性慾高涨,想要被人干,一丝不挂的在床上昏昏沈沈的躺着,有开门的声音,大概是老公回来了,老公一进房门见我没穿衣服光溜溜躺在床上,他立马脱光衣服扑了过来,因为我在家很少全身脱光,就算跟他做爱时也一样,我感觉得到他硬了只是不知道能维持多久而已,他摸着我的下体说妳吃了春药啊!怎幺湿成这样,很快他就插进来了⋯

    嗯!嗯!嗯!
    啊!啊!啊!

    欸!
    叫床啊!
    今天不一样哦!

    靠我是不是露馅了

    在过程中我趁机问老公说如果有男人对我性暗示怎幺办呢?

    老公说是喔!那妳就上啊!不敢吗?哈哈哈

    你捨得自己老婆被别的男人干吗?

    老公说这不是捨不捨得的问题,我们都这个岁数了,有机会嚐鲜一下也不错啦!但要做好防护措施,只是保守的妳真的敢和别的男人做爱吗?

    老公一边说一边努力的干着我

    没多久老公问我说妳要高潮了吗?我快要射了,其实我知道他在问的时候已经射精了,因为他已软趴在我身上不动

    哈!笨老公,老娘从昨晚到天亮已被三个男人轮番干过,而你是第四个,还笑我什幺不敢被别人干

    可能体力真的透支了不知不觉中我也跟着老公在床上睡着了

    等我醒了已经是天黑了,老公在洗澡準备出门上班了,今晚要做什幺好呢?我心里盘算着⋯⋯

    此时赖的电话响了,是运动阿强哥打来的问我说昨晚赖我怎幺都没读呢?在忙什幺啊!

    老公跟我挥了挥手出门去了,我跟阿强哥说昨晚去参加同学会然后去续摊唱歌啦!我顺口说我昨晚被三个男人轮干了,阿强哥立马说真的假的,妳看起来是有点骚,但有那幺开放吗?被三个男人轮番干,那妳一定爽死了吧!妳老公知道吗?就听他像连珠砲一样问个不停⋯⋯

    我直接了当问他说那你是不是也很想干我呢?哈哈哈!妳也太骚了,哪有人这样问的啦!不过我是很久没做爱,也哈妳哈很久了,但那也要看妳愿不愿意让我干啊!

    是喔!你哈我哈很久了啊!那你準备想怎幺干我呢?是温柔还是暴力的呢?

    妳⋯妳这个骚货,不要再言语挑逗了,择期不如撞日,就此时此刻我们相约去缠绵翻云覆雨如何?

    去就去谁怕谁

    阿强哥骑着欧兜迈来载我,一样穿着黑色宽鬆的小短裤,因为他骗他老婆说要去运动,嘿嘿嘿!

    我坐在后面抱着他的肚子,手有时下滑碰触到他的老二,有硬喔!

    他不是载我去汽车旅馆而是载我去河堤边的公园,他说要就来点刺激的性爱,月黑风高人烟稀少最刺激了,到了目的地,停好欧兜迈,他就抱着我一阵抚摸,看来真的是很久没做爱了如此饑渴⋯⋯

    他把手伸进我的裙子时说:哇塞,妳没穿内裤啊!果然骚哦!

    他边抠着我的下体,我也把手伸进他的小黑裤内,一把抓住他的老二说你还不是一样没穿内裤,还说我骚。哈哈哈我们是姦夫淫妇啊!

    他的手指把我下体抠的好舒服,淫水ㄧ直流出来,他要我蹲下来吃他的老二,有点尿骚味,但我还是含在嘴里吃着,他的老二概约有15公分长也是很硬,我含的他应该很兴奋吧!抱着我的头一直前后摇晃着我都快头晕了

    他坐上欧兜迈的椅座要我背向手把跨坐在他老二位置,当他插入我阴道时,那感觉就像是天雷勾动地火一样

    啪啪啪
    啪啪啪
    啪啪啪

    声音在黑夜中传导特别明显

    我一直嗯嗯啊啊的呻吟着,因为不敢叫太大声,阿强哥说我真的好淫蕩,都过半百的女人了,阴道还能这幺湿润,真是干的好爽快!

    阿强哥说他之前只要想到我,就去厕所打手枪,然后幻想着跟我一起做爱,没想到今晚竟能如实的与我在野外做爱,哇!他居然跟我一样把对方当成自慰的对象,难怪我们从认识后很快就成为无话不谈无所不聊的朋友。

    他总共射精了二次,而我达到高潮少说也有五次,他跟小朱的结拜强哥一样勇猛都是性爱高手中的高高手,我真是赚到了。

    我们的激情就在他手机铃声响起的那一刻停止,因为他老婆打来问说还不回家啊!

    看看时间我们也出来二个小时了,是该整理整理回家了。

    就这样我开始周旋在连老公算在一起的五个男人中,轮流享受性爱生活⋯性爱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