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漫威电影不为人知的黑暗面

    时间:2020-07-28 22:17:14

    风和日丽的某一天。

        皇后街,一位穿着长款睡袍的美丽少妇哼着歌在厨房忙碌。

        “小彼得要回来了,晚饭要準备什麽好呢?”少妇点了点额头“有了,就做
    奶油芝士浓汤好了,彼得的最爱~”

        熟练地切菜,放调料、奶油,搅拌,一锅热气腾腾的乳白色浓汤咕嘟着气泡,
    看起来十分美味。少妇舀了一小勺,尝了尝。

        【嗯有些浓了…加点水,有一股迷叠香的草腥味,看来迷叠香的量还是太多。】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还有小孩子在喊:“梅婶!梅婶!”

        少妇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位高大的白人男性和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的眼睛红
    红的,好像哭过一样。

        【这人好高啊,为什麽要站在我们家门口,还带着个小孩子…是彼得,是我
    的小彼得!】

        “夫人您好,我是您隔壁的邻居,这孩子…”男人看少妇打开门后就呆呆的
    站着,就先开口想介绍一下情况。

        【这人一定是个大坏蛋,他拿彼得要挟我!怎麽办怎麽办】

        “…这孩子今天被几个同学在小巷子里欺负,说他是野种什麽的,于是他们
    就打起来了…”男人一点一滴的阐述他今天碰到的事情。

        【报警,一定要报警,该死的,手机不在旁边】

        没等男人说完今天路上的情况,少妇转身就向后走,但是不小心左脚绊到了
    右脚,眼看就要与地板进行亲密接触。

        “我要打911…啊!”

        男子眼疾手快一把搂住了她,就是不小心抓住了少妇的右半边乳房。

        【被抓到了吗,这人一定是有备而来,笨蛋梅,跑步都能被绊倒】

        “您就是这孩子的家长梅夫人吧,您不要这麽激动,彼得他没事…”男人确
    认眼前的少妇站稳了,就松开手臂,继续解释今天发生的一切。

        【他的手臂也太有力了,看这鼓鼓囊囊的肌肉,这样子肯定是跑不掉的,只
    能虚与委蛇,先把小彼得救出来】

        梅露出笑容:“真是麻烦您了,一定是彼得不懂事!”然后低下头对着小男
    孩说:“彼得你先回屋去,锁好门,我不叫你你不能出来!”

        “梅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们说你每天都勾引野男人,还说我是野种…”
    小男孩一下就绷不住了,大声反驳道。

        “闭嘴,赶快回屋去!”梅双手叉腰,假装兇狠狠地说。

        彼得眼眶红红的跑上楼梯“咣”的一声关上了门

        【彼得你一定不能有事,本你在天堂一定要保佑我们。】

        “夫人您用不着发这麽大火的,彼得他是个很好的…”男人见状觉得自己应
    该解释一下。

        【他这样子更像是要把彼得留在身边当人质的感觉,先稳住他,再找机会报
    警】

        “不聊彼得了,坐下来喝杯咖啡吧。我去给你拿杯子。”梅换上一张笑脸,
    客气的说。

        男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不用了夫人,我在家里刚喝过水。”

        【该死,这人太警觉了,怎麽办怎麽办】

        两人分开坐在沙发上,男人看到茶几上摆放的的照片问道:“对了夫人,您
    的丈夫是做什麽的?我好像一直都没见过。”

        【这个人果然观察我们家很长时间了…说出实情应该会让他放下戒备】

        “我丈夫前些年因为意外去世了,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个相依为命。”

        “抱歉夫人,让你想到这些伤心事”

        “没事的,毕竟已经很多年了。”

        男人思考了一下,问:“那您平常在家孤单吗?咱们社区最近有个活动需要
    …”

        【果然露出了狐貍尾巴,看你裤裆鼓鼓囊囊的我就应该想到…本,怎麽办,
    如果我不顺从他,他肯定会狠狠地压住我,撕开我的衣服骑在我身上强奸我,然
    后在我的子宫里面满满的射入腥臭的精液。这几天是排卵期,被内射的话就一定
    会怀孕的!一定不可以!】

        “…我们想创造一个和谐家庭- 社区氛围,所以您也可以带上彼得一起来参
    加吗,他也可以交到许多朋友,这对于他…”男人还在口若悬河的讲解,没有发
    现梅看他的眼神发生了变化。

        【该死,这个变态还要让彼得旁观,那我还有什麽脸面当这个婶婶!不行,
    要赶快想办法】

        说到兴高采烈处,男人谈兴更浓:“…活动项目都很有意思的,去年隔壁那
    个酒鬼詹森报名了嘴叼热狗跑步的项目,到了终点他居然把热狗全吃完了,真是
    太…”

        【嘴叼热狗…他是在暗示我用嘴给他…按照本的情况,不吃药他一次就软了,
    我只要用别的方式让他射出来,他自然就会离开,也免去报警之后我又被人指指
    点点…对不起,本,我实在是无能为力,请你一定要保佑我,让他跟你一样很快
    就射出来】

        梅站起身,坐到了男人的旁边,解开他的裤腰带。

        “诶,夫人你这是干嘛?”男人一脸问号。

        “我已经有老公了,所以你只能用嘴,赶快射出来赶快走人吧。”梅看着男
    人的眼睛,恶狠狠地说了一句,然后一把扯下了他的内裤。

        “夫人你是不是理解错了,我…”男人显然对这个局面有些措手不及,手忙
    脚乱。

        内裤被脱下,一根布满青筋的肉棒一下子弹了出来。粉红色的大龟头指向前
    方,像一只大蛇吐着信子。

        【这…真的是人的鸡巴吗,就像是马屌一样,这也太长了】

        梅脸上惊讶的表情一闪而逝,深呼吸了一下,便张开嘴,伸出舌头轻轻舔着
    男人的棒身,一路向上,用舌尖沿着龟头开始绕圈。两只手在肉棒上下轻轻撸动

        “夫人您不要这样。”男人的脸都憋红了,手也不知道该往哪放。

        【这龟头就像鹅蛋一样,他真的是人类吗】

        男人的肉棒又粗又长,龟头更是硕大,梅将嘴张到最大才堪堪把龟头吞进去,
    就像直接吞了一个鸡蛋一样就占满了整个口腔。梅只能慢慢前后晃动脑袋,舌头
    在马眼上下滑动,发出淫蕩的吸溜声。

        【这东西真的能塞进嘴里吗…我下巴要脱臼了】

        “夫人,我…我忍不住了”男人坐直身体,双手扶住梅的后脑勺,使劲将肉
    棒深入。因为肉棒过于粗大,刚进去一小半,就听到了梅发出的干呕声。

        “等等…呕…呕…”

        【太粗暴了,他果然没安好心,啊啊太大了,我好想吐】

        梅感觉到粗大的肉棒进入自己的食道,挤压着气管,窒息感一点点充斥着大
    脑。当男人终于把肉棒整个插进去时,可以清晰地看到梅的喉头一个长条状的凸
    起。

        【啊,捅进喉咙里了…感觉要窒息了】


        停顿了几秒,男人把肉棒慢慢的抽出。梅刚感受到充满荷尔蒙的空气,喉咙
    就又被塞满,不留一丝缝隙。这样反複窒息和被征服带来的的快感几乎要把梅淹
    没,但随后梅又记起了自己的“使命”。

        【这麽粗大的肉棒在我嘴里肆虐…好奇怪,完全不能呼吸了,振作一些,梅】

        看见梅有一点翻白眼的迹象,男人开始挺腰加速,快速插了几十下,然后一
    边将肉棒连根深入,一边把精液一股股“捅”进梅的胃里。

        【感觉顶的我胃痛,这个人是打算杀了我吗…fuck,这个精液的量,像是在
    直接吞咽超浓芝士奶油汤】

        “咕嘟…咕嘟…咕嘟”男人的射精好像没有尽头。

        【还没有结束吗,这个人射精怎麽跟尿尿一样】
       
        当男人从梅的嘴里拔出肉棒时,拉出了浑浊的丝,一股股浓稠的液体混合物
    随着梅痛苦的干呕从沙发流到地板上。

        梅双眼无神,无力的瘫软在男人的胯部,大口呼吸着腥臭味的空气。

        【我的胃里好像被填满了…我现在一点也不想吃晚饭】

        “对不起,夫人,最近没怎麽自慰,您突然这样我就没控制住…”男人突然
    理智,把梅抱上了沙发,自己站到旁边穿内裤。但是仍然在勃起的肉棒太大,塞
    不回去,只能松松裤带再想办法。

        【呕…射了这麽多这个人怎麽肉棒还是精神的样子,等等,他在松裤带!他
    松裤带要绑住我吗,快想想办法,梅!】

        “你这头公驴一样的怪物”梅翻着白眼盯着肉棒恨恨的说了一句。

        【糟糕怎麽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夫人,真是对不起您,您说什麽要求我都…”男人连连挥动双手表示对不
    起。

        【啊他生气了,再不做些什麽的话会被杀啊,笨蛋梅…有了!】

        梅深呼吸了几下,忍耐住呕吐的沖动,连忙站起身脱掉睡衣,解开自己的黑
    色蕾丝胸罩扔到一边,托住两个半球,挤压出一道深不见底的乳沟。

        【想到了,本每次都撑不过三秒的乳交!】

        “诶夫人您这又是?”男人又是一脸问号,还在勃起的肉棒像是又大了几分。

        梅一脸诚恳的跪下来:“这样的话,您一定可以原谅我吧”然后用自己的乳
    房包住巨大的肉棒。

        “本来就是我的错夫人,您大可不必…啊我是在做梦吧”男人拍了拍自己的
    脸。

        【真是个口嫌体正直的蠢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麽,快射出来,射出
    来你赶紧走,不要再惦记人妻的身体了】

        梅微微一笑,用自己的两团软肉夹住男人那根巨大的肉棒,开始上下套弄。
    肉棒埋在乳沟里来回进出,但是因为太长的缘故龟头一直不能体验乳房的美妙。
       
        【居然比刚才更硬了,这头蠢驴的身体也太好了,用舌头舔舔龟头试试】

        梅将龟头含在嘴里,用舌头服务。不一会长时间张开嘴导致的口水外溢就湿
    润了肉棒和乳沟,有了唾液的润滑,梅上下揉动奶子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夫人,对不起,太爽了我忍不住了。”男人按住乳房用力抽插,龟头撞击
    着梅的舌头、嘴唇和鼻子,梅一边在心里咒骂,一边配合的发出娇喘。

        【全射出来吧你个牲口、变态、蠢驴】

        男人用力向前一挺,龟头顶在嘴唇上喷出了浓浓的精液,一股又一股,糊了
    梅一脸,像是给梅做了一个精液面膜,还有一些挤进了嘴唇里又被梅咽了下去。

        【这到底是在射精还是高压水枪…我怎麽感觉顶的胸口都发闷】

        男人看着面前女性的一脸狼藉,起身想去拿纸帮梅擦掉脸上的“面膜”,结
    果不小心撞掉了相框,相框落地碎裂里面的相片也掉了出来,沾上了白色粘稠的
    液体。

        “夫人真是对不起,这个相框多少钱,我赔…”男人马上想弯腰去捡,但由
    于裤子没提起来,被绊了一下,摔在了梅的身上,挺翘的肉棒带着粘液滑进了梅
    的大腿缝。

        【啊,我和本的结婚照!这是赤裸裸的威胁,看这家伙精神无比的肉棒,我
    已经没有周旋的余地了】

        梅把肉棒抽丰腴的大腿缝里拔出来,犹豫了一下,脱掉了全身上下仅存的黑
    色蕾丝内裤,转身扶墻,岔开双腿,示意男人把肉棒插在两腿之间。

        【不这样的话,彼得一定会陷入危险…夹得紧一些就不会插进去吧,大概】

        “夫人你这是什麽意思啊?”男人还没反应过来,梅就撅着屁股,把他精神
    的小兄弟用肉肉的大腿夹住。然后开始前后摆动腰部,用大腿根给予肉棒包裹的
    体验。

        【就像夹住了一根烧红的铁棒,好烫啊,能感受到肉棒上突出的青筋…】

        男人也像反应过来了一样,双手扶住梅的腰助力,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肉
    棒上残存的黏液和阴道口被摩擦自然产生的爱液又把两人的裆部弄得湿淋淋,快
    速的抽插,让上翘的肉棒不时地会撞一下阴道口,力量大的时候都几乎插进去一
    半。

        【不要,夹紧,梅,使劲,幸好他的龟头太大插不进去】

        “夫人你夹得好紧啊,我不行了。”可能是因为已经射了两次,又或者是因
    为梅夹得太紧,男人很快就又来了射精的感觉。

        伴随着“呲溜呲溜”的水声,男人越插越快,大喊一声将精液尽数射在了梅
    的后背和臀瓣上,有一些顺着水光滑进了股沟和大腿缝。

        似是仍没有尽兴,男人将梅的头扭过来粗暴的亲吻她,用舌头攫取梅每一寸
    口中的空间;双手放在黏黏糊糊的巨乳上揉搓,像是要把这对奶子挤爆。

        【这家伙终于忍不住了,但是你以为用暴力就可以征服一位人妻吗?赐予我
    力量和意誌力吧,本】

        梅也不甘示弱,一只手扶住男人的下巴,用自己的舌头驱赶着男人的舌头,
    另一只手揉搓这男人的其中一个睪丸,暗示让男人小心鸡飞蛋打,而挺立的粉红
    色乳头也昭示着女人内心的不屈。
       
        男人终于将自己的舌头从追逐战中解救出来,气喘吁吁地说:“夫人我忍不
    住了。”然后松开一只手扶着自己的鸡巴想要挤进梅最深处的秘境。

        【我这样的威胁都阻止不了他吗?看来还是到了这一步…只能祈祷他射不进
    子宫…】

        男人用他那巨大的龟头对準梅的阴道口,一点一点的挤了进去。巨大的龟头
    一点一点的破开大阴唇、小阴唇,慢慢的挤开阴道内的软肉。梅的阴道第一次进
    来如此巨大的异物,阴道里的褶皱几乎要被拉平。

        【啊啊啊这也太大了】

        男人终于把龟头挤了进去,感受着梅阴道里面褶皱和小肉珠的挤压,少妇的
    身材虽然丰腴但阴道内的紧致如同处女一般,这让男人和梅都产生了一种插不进
    去的错觉。

        【进不去的…进不去的,这也太大了啊!】

        男人慢慢的拔出来又插进去,阴道的褶皱被一次又一次拉平,每一次进入都
    像是第一次一般紧致,梅的眉头紧锁,好像非常痛苦,又好像有一丝愉悦。

        【就像裂开了一样,好痛,但是,又有点爽…瞎想什麽呢梅!】

        随着男人逐渐熟练的抽插,梅竟然也开始慢慢摆动起腰部来配合男人的动作。
    蜜穴中分泌的爱液也越来越多了,充分湿润着男人的肉棒。

        【梅,你在干什麽,你怎麽沦陷了】

        男人开始尝试不断深入,大概几十次后,男人的龟头感觉碰见了一团软肉,
    阻止了肉棒继续前进,试着撞了几次,梅也发出了半是疼痛半是快乐的腻人娇喘。
    男人稍微顿了顿,不再继续慢慢的抽插,而是突然将肉棒全部拔出再重重插入,
    一下接一下的用力撞击,梅的娇吟也越来越大。

        【嗯哼,这感觉就像泰森的重拳打在沙包上,嗯哼,我的子宫就是那个沙包,
    啊,一下、两下…】

        随着男人继续用力,龟头感受到一阵挤压,一个肉环慢慢地箍住龟头,然后
    突然一下吃进去了一大截肉棒,龟头被一层肉膜紧紧包住。这一个的瞬间的疼痛
    和快感让梅突然失神,整个阴道都痉挛了一下,阴道口喷出了一大股爱液,使得
    地上的一片狼藉更加过分。

        【沙包被打碎了…但是好爽啊…我在干什麽】

        梅好像是没了力气一样再也站不住,腿一软跪在了地上,把脸埋进一滩由精
    液汗水爱液等杂七杂八东西构成的小水洼。高高撅起的屁股和仍然在里面的巨大
    肉棒构成了一幅世界名画《等着挨操的母狗》。

        【啊啊啊好爽,第一次体会到这样的感觉,感觉我的子宫和阴道都变成了蠢
    驴的形状】

        男人看到这个场面,并没有生起怜悯之心,反而粗大丑陋的肉棒不顾阴道的
    反抗狠狠地继续侵犯着粉嫩的阴道,然后生猛地来回抽插,充血的紫红色大龟头
    甚至等不到子宫口关闭就一次又一次侵犯柔嫩的子宫。如果有X 光的话,可以看
    到子宫的形状在撞击下像橡皮泥一样不断变化。

        【对不起,本,我反抗不了他,我的子宫和阴道的形状已经变成了他的样子】

        男人的大肉棒进入了高速沖刺阶段,连绵不断的“啪啪”声和不断滴落的汗
    珠以及梅隔着地板都能听见的呻吟都预示着今天这场淫戏可能就要进入尾声了。
    巨大的肉蟒不顾阴道的紧缩和梅在“精液海”里乱挥的双手,把浓稠的精液激烈
    地射进子宫、卵巢、输卵管。危险期的子宫里装满了白色液体,精子疯狂的在子
    宫里游蕩着,寻找着隐藏的卵子来给梅受精让她怀上野种。梅在快感的沖击下几
    乎要晕了过去。
       
        【我要飞起来了,好爽啊,满满的,我会不会也死了,带着一肚子别人的精
    液去见本】
       
        梅感觉脑袋昏昏沈沈的,“夫人,梅夫人,醒醒。”感觉有人用如软软的棍
    子抽自己的脸,梅艰难的的睁开眼睛,眼皮上感觉像涂满了胶水一样。

        “您是?刚才发生了什麽?”梅沙哑着嗓子,一脸茫然,好像失忆了一样。

        男人看着裸体的梅,她脸上厚厚的一层“胶原蛋白”,大张的腿、合不住的
    阴唇以及正在汩汩流精的阴道,忍着笑把刚才的事情複述了一遍,包括他碰到彼
    得被校园霸淩然后送彼得回家,以及回到家之后梅的所作所为。

        “啊原来是彼得被人欺负了你把他送回来吗?”梅一脸惊讶,“还有通知社
    区组织的季度活动?”

        “是的,梅夫人。不知道您怎麽突然就…”男人提起裤子,扎紧裤带。

        梅伸出左手把眼眶附近的胶原蛋白刮进嘴里,舔了舔手指,“真是抱歉,诶
    一个人在家久了,总是爱脑补一些事情。”右手揉了揉肚子,“给您造成这样的
    困扰真是不好意思。”
         
        “啊其实并没有,是一次很‘难忘’的体验。那我先回去了夫人,有事您直
    接来旁边敲门就好。”

        梅尝试着站起来,没有成功:“不好意思送不了您了,明天我登门道歉。”

        男子站在门口笑了笑:“您留步,明天我可能有事,改日吧。”

        第二天,入夜。

        “噗通”男人的后院传来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男人害怕是后院进贼了,抄起一个棒球棍拉开了后门。

        一个穿着长款睡裙的女人蹲在那里揉着自己的脚踝。

        “是梅夫人吗?这麽晚了,您这是?”男人放下棒球棍,疑惑的问道。

        “我是来道歉的,昨天真是不好意思。”或许是脚踝不疼了。梅慢慢站起来
    走了过来。

        “您太客气了,也是我不好没跟您说清楚,您怎麽不走前门,那里…”黑暗
    中的人影越来越清晰,梅居然是穿着透明睡裙,可以清楚的看见里面是吊带丝袜、
    丁字裤和黑色蕾丝镂空胸罩。

        男人咽了咽口水:“您穿成这样…”

        “我準备了好久”梅掀开睡裙下摆,擡起一条腿,私密部位在灯光的照射下
    反射出水光“我听你你昨天说了啊,‘改日’。”

        男人的裤裆鼓起了好大一块,梅走上前隔着睡裤一把抓住鼓起的棒状物。

        “为了这次道歉你我可是上网看了许多片子呢,这次道歉一定会包你满意。”
    梅媚眼如丝的靠在男人身边,舔着嘴唇。

        男人还在犹豫什麽,梅撸了几下已经坚挺的肉棒:“都这麽硬了,就别假正
    经了。”说完转身进屋,一边走一边扭动着腰肢,双手拂过乳房和下体,地上依
    稀可见一滴滴的水印。

        男人笑了笑,“这种玩法还不错,下次换什麽玩法呢?入室抢劫还是…救侄
    心切?”